iOnoD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bebebe,楼总死亡,渣文笔ooc,时间线私设,两人相差5岁写完发现没什么内容
1914年阿诚十岁。那年那个人以保护者的姿态将他一路抱回明家。
1915年阿诚十一岁。那年他正式改名明诚以明家二少爷的身份入明家家谱。
1930年明诚十六岁,那年他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但那个人已有佳人在侧。他只能沉默的跟在他们身后。
1931年明诚十七岁。那年那个人的恋情被大姐得知关进了小祠堂。他只能冒着大雨劝那个人的恋人,然后偷偷的拿着饭和药溜进小祠堂默默留着泪为那个人擦药,听着那个人用虚弱的语气询问他的恋人,听着那个人故作轻松的对自己说着并不好笑的话,听着他那个人说他要去法国。那年明诚在机场送走了自己的爱人。
1932年明诚十八岁。那年明诚去了法国。那个人在机场等他,明诚抛掉了一直以来的沉稳,像个孩子般飞奔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死死抱着不肯松手那个人也紧紧的抱着他。那天晚上明诚在他怀里睡得十分安稳就像自己初进明家夜里睡在他怀里一样。第二天睡醒两个人都没有放手,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就算下一秒是世界末日也不能松手。那个人看着明诚湿润的圆圆的眼睛慢慢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个温柔无比的吻。
1934年明诚20岁。那年那个人用枪抵着他,明诚穿着单薄的衬衫跪在雪地中瑟瑟发抖不停的说着哥哥饶命。他在赌,那个人也在赌,赌那个疯子会放过明诚。幸运的是他们赢了。那晚是他们最疯狂的一晚。那个人将明诚圈在身下狠狠冲刺,明诚感觉到他的害怕他紧紧的抱着那个人任他在身上驰骋。第二天,他们又一次分别,不同的是这一次是那个人看着明诚离去的背影。
1937年明诚二十三岁。那年明诚从苏联学成归来,那个人没有出现在车站。明诚自己提着箱子回到了他们在巴黎的公寓,那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家。晚上九点那个人身上带着寒气和血腥味走进了公寓。那个人看着突然出现自己面前的明诚冻僵的脸上漏出笑意,向明诚伸出双手。
1940年明诚二十六岁。那年他们回到了故乡,回到了最黑暗的中国开始了他们在黑暗里的行走,但他们有彼此。
1941年明诚二十七岁。那年他们失去了生命中最亲的人。大姐,小弟都离开了他们。甚至那个疯子,在他放过了明诚之后他又放过了那个他深爱的女人最宠的弟弟而代价是自己的命。那个曾意气风发的小少爷也失去了最爱的女人,没了他的半条命。
1944年明诚三十岁。那年他失去了他爱了十四年的爱人。而他用一直以来与明家不和的伪装成功的接下了那个人的所有身份。看着军统里的毒蛇由两个人变成一个人。他坐在了那个人曾经的位置上,原本无比熟悉的一切变陌生起来。
1949年明诚三十五岁。那年新中国成立。他们为之奋斗的祖国重新屹立在世界的东方。明诚站在天安门广场前用他的眼睛替那个人看着崭新的中国。同年,明诚去世。
后记:1945年明诚三十一岁。日本投降,明诚拒绝了国民党让他管理上海经济的命令回到了大学成为了一名经济学教授。在课堂上总会讲起那个人。有学生好奇问起那个人究竟是谁,明诚嘴角挂着笑意眼里是无尽的温柔“那个人啊,是我的保护神,我的兄长,我的战友,也是我的爱人我的先生。”
去世的那一天明诚仿佛早有预感,他给明台写了封信,回到家做了哥哥最爱的草头圈子红烧肉像往常一样摆好了两幅碗筷。吃完饭后收拾干净,换上了哥哥在他十八岁作为生日的买的西装躺在了床上。三十五岁的明诚见到了三十五岁的明楼,这一次他们永远不会分开。

评论(7)

热度(31)